2020-08-27
2012年1月发现阴道不规则流血就医检查,活检结果为“非角化型鳞状细胞癌”,分期为二a1期。经介入化疗后,行全子宫、卵巢切除手术。之后,紫杉醇+顺铂化疗4次;后装4次;放疗29次(详见报告);放疗期间又进行了5次同步小化疗,用药同前。 经半年治疗出院后,进行了三年中药调理,同时服用破壁灵芝类保健药。 2012年6月出院后,至今8年,均按照时间要求按时复查,未发现异常; 2018年2019年两年,根据医生的建议,腹腔CT改为平扫,未发现异常; 2019年8月彩超检查,探及左侧颈部V1区一枚淋巴结,约0.88cm*0.64cm,包膜光滑,无明显血流信号; 2020年5月复查,发现肿瘤标记物异常,跟进增强CT检查,发现腹部淋巴结肿大,进一步派特CT检查,发现腹膜(大小1.8cm)、纵膈6区(大小2.0cm)及左侧锁骨上窝(0.8cm)有淋巴结肿大情况。取左锁骨窝淋巴结活检,病理报告为麟癌。 2020年7月,入院治疗。目前已行了两个周期紫杉醇(白蛋白结合型)+卡铂方案化疗,化疗后肿瘤标记物下降。请问1、是否做tom化疗? 2、免疫治疗是否必须?
相关问题推荐

宫颈内分泌癌,2021年3月确诊,同年6月右肺转移,治疗后2022年5月施行右肺转移瘤切除后2次稳固治疗后结疗,九个月后,2023年3月,发现左肺疑似转移瘤施行治疗,卡度贝伐依托泊苷加卡铂,四疗后因为血小板低停疗,四疗后已经看不到结节,半年后重新又长起来,因为血小板低只打卡度和贝伐维持治疗,结节有一次比一次小,六次维持治疗后施行左肺切除手术,术后病理显示炎症!这种情况该怎么判断,后续该怎么治疗?

宫颈癌 4 2024-05-20

宫颈癌IIA期,患者绝经七年,2023年⑨月份流血一次,流血量不多,今年年初,连续三个月规律性流血,流血量较少,没有使用任何药物,想咨询是先放疗,后化疗,还是放化疗同步进行

宫颈癌 3 2024-05-17

宫颈癌术后9年,行宫颈癌手术治疗,术后给与放疗。后出现双侧输尿管狭窄。行开放双侧输尿管支架术。现支架永久放置,7到8月更换一次。后泌尿手术疤痕处出现切口疝,逐渐增大,现已达20厘米。最近1年出现间隙性左腿水肿,近3月水肿难以消退,同时有小便出血。近期ct检查发现,腰椎出现骨质破坏,考虑可能转移。体格检查:左侧巨大切口疝,不能回纳诊断:1.腹壁切口疝 2.宫颈癌术后3.宫颈癌放疗后。建议行局部SBRT放疗。4月25号肌酐255↑,尿素13.30↑,尿酸365↑,鳞状细胞癌相关抗原3.1 ↑。只能进行放疗吗?肾脏的问题是不是完全不能化疗?

宫颈癌 4 2024-05-14

IV期,现在没有用药化疗跟放疗,病人是宫颈癌4期B级,扩散到淋巴4期b级,宫颈癌有靶向药吗?化疗吃不消

宫颈癌 4 2024-05-11

发现宫颈癌晚期,间断放化疗(紫杉醇+顺铂,紫杉醇+贝伐化疗20余次),患者化疗后呕吐严重,患者下腹胀痛明显,无法忍受,现已转移(骨,肺)伴膀胱侵犯,相关检查如下所示,患者现住院中,肝功受损,消瘦,精神状态可,咨询后续治疗?

宫颈癌 4 2024-05-11

因宫颈胃腺型癌,做经腹宫颈癌根治术[广泛全子宫切除+双附件切除+大网膜切除+盆腔淋巴清扫+腹主动脉旁淋巴清扫术(达肠系膜下动脉水平)+骶前淋巴结清扫术+输尿管粘连松解+双侧骨盆漏斗韧带高位结扎术+阑尾切除术盆腔黏连松解术]。医生下一步治疗方案。

宫颈癌 4 2024-05-10

宫颈癌混合小细胞 接处性出血,查出来的宫颈癌線癌混合小细胞 己经手术,在化疗第一个疗程,咨询注意事项和下一步治疗。

宫颈癌 4 2024-05-08

宫腔镜下刮宫术刮出组织活检病理,病理结果提示子宫内膜大部分复杂性增生并不典型增生,局灶腺体呈筛状结构,考虑癌变,行腹腔镜筋膜外全子宫切除+双侧附件切除(双侧卵巢动静脉高位结扎)+双侧盆腔前哨淋巴结切除+盆腔粘连松解术,术后病理腹腔冲洗液未查见明确肿瘤细胞。宫腔中分化子宫内膜样癌侵及浅肌层(<1/2肌壁),可见脉管内癌栓(>5个);颈体交界、宫颈、双宫旁及双侧附件未见癌累及;子宫多发平滑肌瘤;子宫内膜腺囊性息肉;慢性宫颈炎;双侧输卵管慢性炎;双侧卵巢白体,标记左前哨淋巴结及右前哨淋巴结示纤维脂肪组织未见癌累及。免疫组化:ER(80%中-强+)、PR(80%中-强+)、Vim部分+P53(野生型)、P16(斑驳+)、WT-1(-)、HNF-1β(-)、NapsinA(-)CK7(部分+)、HER2(0)、MLH1( -)、PMS2(-)、MSH2(+)、MSH6(+Ki67(+约70%)咨询后期治疗方案?

宫颈癌 3 2024-05-07

宫颈癌 术后病理宫颈癌1b1期中分化个别脉管见癌栓 是否需要放化疗

宫颈癌 5 2024-05-02

患者3月25日当地体检TCT ASCUS。4月4日首次查出HPV31(+-)。4月15日行宫颈活检术。4月28日病理诊断:(宫颈、宫颈管)鳞状上皮高级别上皮内病变(CINⅡ级)。后续怎么治疗

宫颈癌 5 2024-05-01
2020-08-27 16:27

2012年1月发现阴道不规则流血就医检查,活检结果为“非角化型鳞状细胞癌”,分期为二a1期。经介入化疗后,行全子宫、卵巢切除手术。之后,紫杉醇+顺铂化疗4次;后装4次;放疗29次(详见报告);放疗期间又进行了5次同步小化疗,用药同前。 经半年治疗出院后,进行了三年中药调理,同时服用破壁灵芝类保健药。 2012年6月出院后,至今8年,均按照时间要求按时复查,未发现异常; 2018年2019年两年,根据医生的建议,腹腔CT改为平扫,未发现异常; 2019年8月彩超检查,探及左侧颈部V1区一枚淋巴结,约0.88cm*0.64cm,包膜光滑,无明显血流信号; 2020年5月复查,发现肿瘤标记物异常,跟进增强CT检查,发现腹部淋巴结肿大,进一步派特CT检查,发现腹膜(大小1.8cm)、纵膈6区(大小2.0cm)及左侧锁骨上窝(0.8cm)有淋巴结肿大情况。取左锁骨窝淋巴结活检,病理报告为麟癌。 2020年7月,入院治疗。目前已行了两个周期紫杉醇(白蛋白结合型)+卡铂方案化疗,化疗后肿瘤标记物下降。请问1、是否做tom化疗? 2、免疫治疗是否必须?

微信扫码提问

x

x